全球供应链竞争:中国供应链改革的新视角

特约记者丁杰避开“低增长、高成本”的陷阱是当务之急:据说你最近对“全球供应链”进行了研究和实践。是什么促使你产生这种兴趣的?这对中国经济和中国企业能解决哪些难题?陈晓凤:一切都有“起源”。

“全球供应链”的研究与实践需要从中国经济面临风险的“根源”入手。

中国过去几十年的发展具有“高增长、高成本”的特点,这种特点隐藏了“高增长”带来的“高成本”。这就是所谓的“一个英俊的男人覆盖所有丑陋的男人”。

然而,面对全球经济进入长期“低增长”的局面,如果中国不改变,将不可避免地陷入“低增长、高成本”的陷阱。

因此,“降低成本”将是中国经济和中国企业真正的“痛点需求”,只有通过“降低成本”才能有最后的出路,最终参与全球国际竞争。

然而,这是如何实现的呢?显然,这是“销售”(无论是在线电子商务营销模式还是离线渠道营销模式)无法解决的问题,因为销售无法真正降低成本,而销售驱动的规模增长也无法解决“成本降低”的问题。这也是中国企业“销售更多,困难更多”的原因。

因此,有必要从“全球供应链”的角度考虑如何降低成本。

这应该是“原点”,其目的是建立一个平台,帮助中国经济和中国企业走向“低增长、低成本”的方向。

:我们过去不是强调过中国制造业的“成本优势”吗?难道“高成本”不是只有在经济增长率下降后才会凸显出来吗?陈晓凤:中国经济和中国企业确实一直是“高成本”,只有“高增长”才能涵盖。

你能想象,如果环境保护水平更高,资源利用率更高,如果工业工人(农民工)的工资水平和社会保障更高,中国企业还有多少利润?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必须为过去广泛的“高增长和高成本”发展模式付出各种代价的真正原因。

同时,市场经济是信用经济,因为信用缺失也导致了中国企业交易成本的增加。

此外,中国企业过去追求销售规模(高增长)的“销售驱动”发展模式,轻视“采购驱动”发展模式,这是资产运营沉重、供应链效率低、供应链管理成本高的重要原因。

但是如果通过供应链交易(B2B)平台走向世界,帮助中国企业快速而深入地融入全球供应链系统,提高供应链管理能力,降低供应链的交易成本,那就恰恰达到了“降低成本”的地步。

思维和视角的转变是中国企业融入世界的前提:正如你所说,“低增长、低成本”不仅是世界准则,也是中国企业的目标。这需要什么样的改变?陈晓凤:社会变化首先是人们思想的变化。

我们过去生活在一个“物质世界”。时间空的限制导致了人类信息不对称的最大困境,这也导致了我们基于小数据的“因果关系”思维模式。

今天,我们处于一个“物理世界”、“网络世界”和“数据世界”的世界。我们需要的是一种“相关性”的思维方式,这也是大数据时代的灵魂。

因此,中国企业应该从过去的“因果”思维转向“相关”思维。

过去,中国企业重视“关系”的概念。所有业务都是在一个“关系圈”中进行的。这也是受时间空限制的“物理世界”的内在思维。

然而,在当今世界,一切都注重“连通性”,甚至国家之间的“国界”也变得模糊不清。

正如超级地图作者帕拉格坎纳(ParagKhanna)所说,“争夺石油管道、铁路、公路、隧道、海洋线路、网络电缆和连接该地区与其他地区的电网,比争夺领土更符合所有国家的利益”。

“各国必须选择与其他国家和其他地区联系。这种联系的力量远远大于政治和军事力量。

中国围绕“一带一路”掀起了一波连接欧亚大陆的基础设施投资浪潮,从这个意义上说,这就是竞争。

企业之间的竞争呢?在21世纪的竞争中,一切都将是供应链的环节,这将为整合发展和财富与价值的新发现创造新的机遇。

未来的全国性竞争基本上将是在线和离线供应链竞争。显然,中国企业也应该从传统的、固有的“关系”概念转向供应链的“环节”概念。

这无疑是一个全球视角。除了观念的改变,中国企业还需要什么样的改变?陈晓凤:正如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趋势下,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自给自足”,企业也是如此。

中国企业应该从全球的角度快速融入全球供应链网络系统,这样全球供应链才能最终赢得世界。

因此,无论是华为、中兴或中央企业等大型企业,还是各个子行业的中小企业,都应该具有全球视野。

当然,这需要在中国出现一个“全球供应链交易(B2B)平台”,将中国的中小企业与世界联系起来。

当然,这也要求中国围绕全球供应链建立现代服务业,帮助中国中小企业快速融入全球供应链网络系统。

中国企业离全球供应链有多远?陈晓凤: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央企业和大型企业“走出去”投资,许多投资中遇到各种风险的失败案例也越来越多。

中国中小企业“走出去”的例子不多。

例如,据统计,江苏省有100多万中小企业,但只有大约2万家制造企业出口。

与此同时,我们的大部分出口都是“卖东西”,并不是真正的主流全球供应链。

这里有一个例子。全球最大的供应链业务网络思爱普-阿里巴里夫(SAP-Aribalive)参加了在拉斯维加斯举行的美洲会议和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欧洲会议。来自世界各地的近4000名主流买家参加了此次活动,而中国企业很少甚至全部缺席。这无疑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当然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全球供应链竞争是供应链改革的另一个理念:全球供应链的确非常重要,那么如何理解“全球供应链”或“供应链管理”?陈晓凤:中国很多人把供应链和物流混为一谈,这是非常错误的。

事实上,供应链包括产品研发、产品设计、采购、生产、物流、供应链金融、保险代理、清关等。

简而言之,供应链管理就是购买物品(原材料、半成品、备件等)。)转化为生产、运营、加工、增值、物流和向客户分销,这些都是由供应链计划驱动的。

因此,严格意义上没有供应商或买方。任何企业都是全球供应链中的一个环节,包括供应商和买方。

如前所述,降低成本是中国企业必须关注的最重要的问题,那么“供应链管理”如何帮助中国企业降低成本呢?陈晓凤:如前所述,在生产过剩的经济形势下,粗放的经营方式无法降低成本。换句话说,“销售方”不能降低成本。销售越多,损失就越大。

然后,它只能通过“采购端”来实现,而“采购端”对于供应商的管理和协调非常重要。

众所周知,供应链是企业成本控制的重点,这体现在雇佣最多的人员、购买最多的设备、花费最多的资金、管理最多的费用、花费最长的周期、供应链规划最复杂等方面。所有这些都是成本。

如果供应链管理和协调更好,显然成本将得到控制。

当然,这种供应链管理和协调应该在全球供应链系统下实现成本降低。

事实上,只有降低成本,中国企业才能融入全球竞争体系,具有全球竞争力。

那么,全球供应链如何帮助中国的供应方改革?陈晓凤:正如Xi总书记强调的,“放弃需求方谈供给方或放弃供给方谈需求方都是片面的,两者应该相互合作和协调。”我认为,Xi秘书长提到的需求方应该是全球范围内的需求方。

显然,中国企业快速深度融入全球供应链网络体系而获得全球的采购需求,无疑是一个值得期待的选择,这也是我力图在中国建立全球供应链交易(B2B)平台的具体“缘起”之一。显然,中国企业迅速而深入地融入全球供应链网络系统以获取全球采购需求无疑是一个值得期待的选择,这也是我努力在中国建立全球供应链交易(B2B)平台的具体“源头”之一。

在供给侧改革的五个发展理念中,“创新”是第一位的,只有创新才能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稳定的内生动力。

因为“薄弱的创新能力是中国经济的致命伤”。

那么,如何实现中国的创新呢?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将中国的创新融入全球创新体系,并通过全球主流需求方创新需求来推动中国的创新是正确的选择。

这正是中国企业快速而深入地融入全球供应链网络系统时所能期待的。

你会如何考虑给中国一个关于供应方改革的新视角?陈晓凤:它被视为山脊一侧的一座山峰。

“站在中国看中国”、“站在中国看世界”、“站在世界看中国”和“站在世界看世界”将带来新的思维方式。

中国的供应链改革和中国企业无疑应该从全球供应链的角度来看待它,因为21世纪的竞争,国家之间的竞争将是供应链的斗争,企业之间的竞争将是供应链和供应链之间的竞争。

发表评论